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說它是爛片,我第一個不同意!

    2019-08-02 19:00:14 電影資訊 223閱讀

    前段時間,因為電影《陽臺上》引發的“文藝片之爭”在網上激起不少水花

    網友們爭論的核心無外乎有兩點:看文藝片到底要不要門檻?文藝片到底是不是“爛片”的遮羞佈?

    今天,我來聊聊我的想法。

    首先,文藝片確實需要“門檻”,但這種門檻更多是指一種“觀影預設”。

    舉個例子,你在看《愛樂之城》這類歌舞片之前,必然知道歌舞會融入劇情之中,不然主角一言不合就起舞,你會感到極為突兀。

    同理,你若抱著看視效爽片,消遣、娛樂的態度去看一部文藝片,我覺得那就是你自己抖M。

    其次,文藝片的評價體系雖不同於商業片,但不意味著“爛片”可以心安理得穿上“皇帝的新衣“。

    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文藝片佳作,必須有一個可以觸及觀眾內心,承載時代重量的內核,而導演需要通過極具個人風格的電影語言來將這個內核進行最恰如其分,也最具穿透力的表達。

    我看完電影《陽臺上》,覺得這根本不是一部爛片,我甚至很喜歡。

    毫無疑問,《陽臺上》做到瞭上述的文藝片幾點要素,而且做得非常好。

    這部電影講的是“弱者無力地捅向另一個弱者”的故事。

    男主角張英雄(王鏘飾)是個沉默寡言,個性有些自閉,終日沉溺於電子遊戲的“媽寶男”。爸爸張素清因與政府拆遷辦的陸志強發生口角,突發心梗去世,他被迫與媽媽寄住在舅舅傢。

    張英雄這個人物的設定很巧妙。

    他有著令人艷羨的上海戶口,但這反而成為他找工作的負擔。

    大排檔的餐廳老板明確指出,“我們這兒不要上海人”,最後還是以自己不上“五險一金”為交換,才被勉強接納。

    電影中一個簡單場景,幾句簡短對話,大都市出生的底層年輕人所面臨的窘境就被勾勒出來。

    他是純正的“上海人”,卻也是實質意義上的“異鄉人”。

    除瞭身份上的尷尬外,他在生活中也是個徹頭徹尾的loser。

    想要為父報仇,卻因懦弱遲遲不敢動手。總是通過自我麻痹與欺騙去拖延時間,時常在夢中驚醒,終日在愧疚感與憤怒感中苦苦煎熬著。

    張英雄跟蹤“殺父仇人”陸志強

    而他的名字“英雄”則成為最大的諷刺。

    在影像上,導演通過大量手持攝影與跟拍的方式去捕捉男主的動態,濃厚焦慮與不安被晃動的鏡頭清晰地傳達出來。

    飾演男主的王鏘是個新人。他不屬於五官精致立體的偶像型長相。身形瘦削、氣質陰鬱,眉目間還有幾分劉亞仁的影子,與男主的角色定位很合。

    他本身是一個弱者,但女主角珊珊(周冬雨飾)是比他更為弱勢的存在。

    珊珊是一個智力不足10歲的女孩。

    一次偶然的窺視,張英雄對珊珊著瞭迷。

    珊珊時常穿著乳白色的背心,純色系的運動短褲,下巴上貼著一塊膠佈,在露天的陽臺上洗頭。

    承載張英雄窺伺目光的鏡頭不斷在她的身體遊移,少女幼嫩緊致的肌膚和含苞欲放的曲線令人動心。

    對於未經世事的青春期少年而言,天真比直接的勾引更具誘惑力。

    自此之後,張英雄開始頻繁地跟蹤、偷窺珊珊。

    帶有“性意味”的“偷窺戲”其實很難拍,拍不好,就會給人以一種骯臟、低俗的觀感。

    但張猛導演卻把“偷窺”拍出瞭一種饒有嚼勁的純情感。

    當然,這種純情感與周冬雨自身的氣質密不可分。

    五官小巧、清淡,皮膚奶白,膠片質感下,連臉上細小的絨毛都清晰可見。當她望著你,晶瑩剔透、惹人憐愛的少女感呼之欲出。

    大多數的偷窺與幻想戲碼,導演張猛都采用瞭柔光的方式進行表達,非常日式清新。

    而有一場戲,張英雄躲在男廁所,透過玻璃窗偷窺珊珊,玫紅色的濾鏡暗示此時的英雄內心的燥熱與熾烈,以及“性欲”的徹底覺醒。

    張英雄對珊珊的感情很復雜,她是他的性啟蒙對象,也是陸志強的女兒。

    他曾想要通過傷害她去報復陸志強,卻因她的柔弱而萌生出一種保護欲。

    這種融雜瞭愛意、恨意,同為弱者的惺惺相惜的復雜情感,既推動瞭電影情節發展,也為整部電影增添瞭值得細品的韻味。

    導演張猛對於社會現實的洞察力向來敏銳,從關註退休工人處境的處女作《耳朵大有福》,到勾勒東北老工業區衰落狀況的《鋼的琴》,再到這一次,他把目光投向大都市“年輕世代”的憤怒與迷惘。

    張猛有著一種骨子裡的浪漫,這在文本設計上顯露無疑。

    《鋼的琴》,王千源為瞭留下女兒,想要通過研讀俄國文獻,自己來造一架鋼琴;

    《鋼的琴》劇照

    《陽臺上》,男主角張英雄與夢想做“許文強”的東北打工仔沈重,在一艘廢棄的大船上,忘情歌唱粵語歌《浪子心聲》。

    張英雄與沈重

    這份極致的浪漫背後,底色是悲涼。

    對於張英雄而言,他心底深處的“英雄情懷”與“美人夢”已然是一地雞毛。

    就像李宗盛在《給自己的歌》中唱的“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真正的生活沒有這麼多戲劇化的高潮與收尾,也不是所有的情緒能找到出口。

    畢竟,把憤怒、疼痛、不甘吞咽到肚子裡,並學著與它們相處,才是成長的常態。

    把這樣一部電影罵成爛片,我絕對不同意。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