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從道盡迷茫的《陽臺上》,看演員王鏘的入局與蛻變

    2019-08-02 19:00:08 電影資訊 911閱讀

    昨天,張猛導演的文藝片《陽臺上》上映,這部曾在豆瓣掀起討論的電影並沒有辜負對它抱有期待的觀眾們。有人從中看到瞭小人物的無奈,有人看到瞭年輕人的迷茫,還有人看到瞭大城市飛速發展的腳步下步入底層的“原住民”的悲哀……林林總總的解讀,多多少少有著觀者的自我投射,但影片裡主創借“張英雄”傳遞出的現實感和飽滿的情緒,卻是這部影片能讓人觸動的根本原因。

    影片裡的張英雄由純新人演員王鏘飾演,青澀感與新鮮感在膠片質感的鏡頭下顯得異常感性而文藝。當王鏘用看似文弱卻暗藏倔強的身體,一臉茫然佇立在廢墟裡時,撲面而來的真實感就這樣鮮活地生長在熒幕上。

    這位眼神裡寫滿“情緒”的大男孩,在首部作品裡戲份高達90%,第一支預告片播出後拍攝瞭OPPO手機廣告,如今已是備受業內看好的潛力新人演員,後續作品資源不斷。這位初出茅廬的新人,為何能得到張猛導演的青睞?在“張英雄”的氣息裡,又有著演員王鏘多少的真實屬性?

    用新人演員的純凈目光,道盡年輕人的迷茫

    一部好的電影,能讓人從中照見自己,窺探社會,所以不少優秀的導演始終將自己對社會、對生活的觀察通過故事和人物傳達出來,哪怕這些作品沒有太多商業元素,他們依然甘之若飴,讓國產文藝片在市場化的浪潮裡始終保留著一片自留地。《陽臺上》便是張猛導演用人物表達年輕人某種共性的載體,在這個載體裡,“張英雄”是影片主創們窺探當下年輕人共性的窗口。

    在整部電影裡,導演試圖用張英雄的視角來帶領著觀眾走進一個上海本地人的生活日常,這個看似波瀾不驚卻在沉默裡暗藏執拗的大男孩,即使一言不發地徘徊在街頭和廢墟,也能始終牽引觀眾牢牢地隨著他的視線和情緒,在城市的小巷裡漫無目的地穿梭。

    曾與張英雄朝夕相處融為一體的王鏘,如何看待這個復雜又矛盾的男孩?王鏘說,“張英雄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男孩,從小被保護得很好,他的身上有著當下青年的共性,就是沒有目標。但同時他又是一個有著是非觀的善良的孩子,所以最後他才會跟沈重破裂,放棄復仇。”

    迷茫,是張英雄最大的特色,也是王鏘與張英雄情緒共振的切入點,“我跟角色最相同的地方是迷茫,張英雄父親去世,踏入社會開始工作,又要復仇,他不知道該怎麼做,他的狀態跟我進入演員這個行業是一樣的,當時接到電影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去演,對這個行業也不瞭解,我們都處於踏入新領域的迷茫狀態。”

    整部影片的重心,著落在張英雄的不同情緒狀態和細微的變化裡,流暢、自然、放松、從眼神到肢體語言都貼合人物狀態,是演員王鏘留給觀眾的印象,所以很難相信這個難度系數較大的角色背後,竟然是位毫無影視經驗的純新人演員。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張猛導演用獨到的眼光發掘瞭這位頗有靈性的大男孩,就像當年張藝謀導演從無數少女中挑出瞭周冬雨一樣。有靈性、與角色有著高度契合,並不意味著就能輕松邁入演員的門檻,王鏘坦言,“剛開始拍攝的兩周我特別緊張,沒辦法完全投入角色裡,拍攝得很艱難,但是導演和冬雨對我特別好,導演會耐心跟我講戲,冬雨在現場也會鼓勵我,緊張的情緒一旦消除,我就能專註地投入在角色裡。”

    張英雄的細膩成長,王鏘的驚艷蛻變

    影片開頭,一傢三口在狹窄的院子裡為22歲的張英雄過生日。

    媽媽說,許個願吧。

    張英雄說,我希望國富民強,世界和平……

    爸爸一巴掌呼在張英雄的後腦勺上。

    是的,張英雄並不英雄。他隻是一個帶著上海男人的文弱,又有著不諳世事的天真男孩。為瞭體現角色的上海原住民屬性,影片裡有大量的上海話。為瞭克服語言難題,王鏘提前兩個月就做足瞭準備,“我是溫州人,雖然在上海生活過,但是上海話還是不會,為瞭這個角色,我提前兩個月把臺詞摳出來,請上海的朋友幫忙,然後反復練習。”

    初入社會的張英雄就像一面脆弱而純凈的墻紙,任何人都能在上面添上不同的色彩和痕跡。而沈重和陸珊珊,就是他人生中的兩大路標,分別將他帶往不同的方向。沈重鼓勵張英雄從偷東西開始做起,變成壞人,這樣才會有足夠的膽量去復仇;而陸珊珊則成為張英雄黯淡人生裡的一抹青春色彩,某種程度上降解瞭他的乖戾和憤恨,促使他走向平和。

    而張英雄和沈重的戲份,也為全篇貢獻瞭最多的笑點,談到這個角色對張英雄的影響,王鏘表示,“沈重有點像“代父”,當時張英雄突然沒瞭父親,孤苦無依步入社會之後,緊接著沈重出現,帶張英雄認識瞭新的世界,所以張英雄對他會產生父親般的依賴感。”

    影片裡,張英雄和沈重在無人的大輪渡上放聲高歌的一幕,成為影片的亮點,談及這一幕的拍攝,王鏘透露,“當時唱的是首粵語歌,我其實之前沒唱過粵語歌,定下這首歌之後路上開始現學。但我跟沈重的音域完全不同,他可以唱的很高,我是中低音,唱上去挺吃力的,而我們拍攝現場用的又是原聲,所以當時我挺擔心唱不好,不過後來還好,順利完成瞭拍攝,當時的情緒也是受氛圍感染油然而生。”

    在與沈重的戲份裡,最讓王鏘記憶比較深刻的反而是一場騎摩托車的拍攝場景,“跟沈重的戲比較有趣,有一次拍攝去外灘騎摩托的戲,沒有做太多安全措施,當時騎得太快,我的外套開始滑落,重新拍攝的話又要繞很遠,所以外套滑落的零點幾秒,我瞬間出手將衣服抓回來,特別刺激。”

    周冬雨飾演的陸珊珊,對於張英雄來說,猶如一道純凈的陽光。他在陽臺上窺見陸志強和陸珊珊之間溫情的互動,不知覺地被感染,大半夜跑回去見媽媽。無數次的暗中窺探和遐想,陸珊珊對於張英雄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他本來對陸珊珊充滿瞭幻想,最後接觸到陸珊珊之後還是破滅瞭,挺無奈的,從迷茫走向另一個迷茫吧。”

    與周冬雨的合作,同樣給王鏘留下瞭強烈的印象,“我們對手戲不是特別多,但她的表演很松弛,像水一樣可以變,每條都不一樣,能給導演帶來更多的可能性和創作性,我很欣賞她的表演方式。”

    如今,隨著這部文藝片的上映,演員王鏘正式步入觀眾的視野,成為媒體關註的對象。但事實上,早在該片還未上映前,僅僅憑借著預告片,王鏘就已經備受業內關註和看好,拍攝瞭OPPO手機廣告,影視資源不斷。這位“寶藏”男孩,吸引業內資源青睞的魅力何在?

    多元審美下,“高級面孔”備受行業偏愛

    演員是個充滿瞭奇跡的職業,那些有著表演靈性和角色感悟力的新人,一旦遇到合適的機遇,極有可能一夕之間出現在公眾視野。首部作品便能有如此高的起點,為王鏘此後的演繹生涯奠定瞭良好的開端,但能吸引業內關註的,還是王鏘對表演的感悟力、表現力,以及辨識度極高的外形。

    作為新人演員,王鏘的表演有青澀的一面,但更多的時候,他的表演是流暢而貼合人物情緒的。在王鏘看來,自己的表現主要是因為導演的把控,“我在拍的時候,導演會告訴我現在要拍的這場戲前面發生瞭什麼,後面又將發生什麼,此刻正在經歷什麼,人物的大致狀態是什麼樣的,細節部分我是依靠直覺去表現。”

    然而,影片裡大量的面部特寫,某種程度上還是考驗著演員對角色狀態的細膩表達,所以在電影首映時張猛導演曾表示,這個角色的呈現最終還是靠演員自己,因為每一個演員,即便是有情景設定,最終在鏡頭下的表演,都不會完全一樣。

    如今,觀眾對男演員的審美,正在從千篇一律的“鮮肉”,過渡到更有個性色彩的多元化審美,尤其是電影熒幕,更傾向於選擇黃景瑜、屈楚蕭這樣極具表現力的“高級臉”。王鏘能被張猛導演挖掘,並在影片還未上映之時就拿到諸多優質資源,也正是這種理性審美趨勢下,行業對新鮮面孔的渴求。

    感性而文藝的電影臉,自帶的少年感,以及對角色的感悟力和表現力,讓王鏘得以輕松拿到演員職業大門的鑰匙。但想要成長為一名職業演員,王鏘還需要走很遠的路,“這部作品對我的人生影響比較大,本來沒想過可以做演員,也沒想過可以有這麼好的一個起點。”

    面對喜歡的影視作品類型,他開始有意識地從表演的角度觀摩,“以前隻要是好看的影視劇我都喜歡,現在喜歡看一些劇情片,從演員的角度,來觀摩裡面演員的表演方式和人物狀態,進行學習。比如,張震、周迅、全智賢等,他們的表演風格我比較欣賞。我不是專業院校畢業,表演時更多是依靠自己的理解,來呈現出心目中角色的狀態。”

    踏入演員行業之後,王鏘開始忙碌起來,一方面是投入在作品拍攝裡,另一方面也在通過不同的方式充實自己,健身、學吉他,等等。“目前就是想好好拍戲,如果遇到好的角色和劇本,我就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爭取,去完成好。什麼類型的角色都挺想嘗試的。”

    當《陽臺上》用張英雄的成長折射出當下年輕人的迷茫時,演員王鏘正在走出初涉演員職業的迷茫,並在業內的關註裡,迅速吸取養分茁壯成長。我們期待這位具有高辨識度的新人演員能在更多的作品裡為觀眾帶來精彩的角色,也期待更多有天賦的演員出現,豐富演員生態結構,為行業註入清新的活力。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