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古裝、甜劇的“捧人”之路,終點除瞭蜜糖還有什麼?

    2019-07-24 01:09:56 娛樂八卦 727閱讀

    古裝、甜劇的“捧人”之路,終點除瞭蜜糖還有什麼?

    文 │ 薄荷

    在這個不斷“爆爆爆”的暑期檔,《長安十二時辰》憑借服化道和懸疑劇情引人入勝,《陳情令》的雙男主圈粉無數,《親愛的,熱愛的》則是甜寵向劇集的又一次勝利。

    就在今天,浙江衛視和東方衛視來瞭一場battle,紛紛將自己官博的衛視logo頭像換成瞭《親愛的,熱愛的》劇照,還是韓商言和佟年接吻的照片。下午,愛奇藝電視劇官博不甘其後,緊跟著也換瞭“親吻頭像”。

    《親愛的,熱愛的》紅瞭,李現也火瞭。跟肖戰、王一博不同的是,李現擁有瞭一批“七月現女友”,但在開播初期,李現還因為臺詞和人設被吐槽上熱搜。

    播出9天,《親愛的,熱愛的》從“真香”到大勢,熱度持續上升,連續5天在骨朵熱度指數排行榜上達到“爆”,這期間還超過大爆款《陳情令》,成為網絡劇和電視劇總榜的第一名。

    要知道,《陳情令》勢頭迅猛,不僅捧出瞭肖戰和王一博兩位“新墻頭”,其他參演演員的熱度也順勢被帶高,幾乎在骨朵藝人參演榜上呈霸屏之姿。雖然還帶有一定的圈層性,但是劇集和演員的熱議度都是同期播出劇集中較高的,毫無疑問達到瞭劇火人也火的雙贏局面。

    一直以來,古裝劇、甜劇都是“捧人利器”,但是走紅之後,藝人的後續發展該如何規劃,這個問題才剛剛開始。

    相比一夜爆紅,實現“上升價值”更現實

    早在2015年,《太子妃升職記》播出後捧出張天愛、盛一倫等演員,使他們的知名度和咖位都上升瞭不少,網劇也在2015年到2017年進入瞭造星的黃金時段,而此前網劇的標簽還是精品化。

    這期間,網劇市場捧出或捧熱的藝人包括但不限於胡一天(《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邢昭林(《雙世寵妃》)、李現(《河神》)、潘粵明(《白夜追兇》)、張一山(《餘罪》《春風十裡不如你》)、韓東君(《無心法師》)……同期,沈月、金晨、陳瑤等藝人的熱度也在走高,但是很明顯,相比女藝人,男藝人更容易被捧,而且能被捧得更熱。

    其中一個突出案例,是在2017年下半年播出的《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捧出瞭新人胡一天。當時對他的關註,和“胡一天究竟是不是流星”的討論,都為瞭當時影視娛樂圈的話題高點。據統計,胡一天的微博粉絲,在《小美好》開播後增量高達528%。

    距離《小美好》播出已經一年有餘,網劇市場在不斷造就新星,2018年,網劇造星事業達到小高點。不僅捧出瞭朱一龍、白宇,帶動《延禧攻略》眾演員翻紅,並且使得幾位頗有潛力的配角演員嶄露頭角,其中最亮眼的便是《香蜜沉沉燼如霜》中的羅雲熙,以及《哦,我的皇帝陛下》中的肖戰,前者在今年的熱度繼續發酵,後者則直接實現“飛升”。

    《香蜜沉沉燼如霜》羅雲熙(左)

    《哦,我的皇帝陛下》肖戰(右)

    而胡一天則因為後續作品和個人的曝光不足,熱度有瞭較為明顯的下滑。

    但是即便如此,當下熱播的《親愛的,熱愛的》裡,胡一天作為特別出演也有戲份,其演技收獲的評價相當不錯,甚至有觀眾認為,胡一天的演技要優於李現。網友在類比兩人時,還在討論咖位和“誰更火”的問題。

    如果以兩人的代表網劇作為出圈的標識,憑借《河神》出圈的李現,相比胡一天在《小美好》時期的熱度,的確是稍弱一些。

    可以見得,同樣是被甜劇捧熱,如今的李現在不少觀眾眼裡,還是沒有超越曾經的“甜劇男主”胡一天,足以見得單單一部《小美好》,就讓胡一天刷足瞭臉,有瞭足夠高的國民度。

    回顧網劇發展史中的那些知名網劇,能夠捧出新星的作品中,古裝、愛情題材占據瞭很高的比例,新興的甜寵劇更是捧人的肥沃土壤,基本上都能火幾個男藝人。

    但,成功被捧出來的標準究竟是什麼?

    以上列舉的藝人都是以作品為分界,較以往有瞭較高的熱度上升,熱度指數卻基本都不相同。值得註意的是,直接被捧至高點的藝人終歸還是少數,網劇造星事業的成果,更多的是這些看似在圈層裡火爆、沒有大紅大紫,但是具有一定潛力的藝人,重點在於他們的“上升價值”,肖戰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

    並且,他們後續的發展更多會受到各種條件的牽制,並不是再來一部古裝或是甜劇就能達到又一次出圈。

    “捧人”題材的變遷

    近期播出的幾部大劇中,無疑是《陳情令》最為捧人,《親愛的,熱愛的》上升快,群像格局的《長安十二時辰》則陷入瞭口碑有餘熱度不足的境地。

    《親愛的,熱愛的》名場面

    究其原因,主線人設和戲份突出的劇集更容易制造焦點,而偶像型的藝人也更容易出圈一些。這也是為什麼,古裝劇向來容易捧人,而《長安十二時辰》這樣較新類型的古裝劇,從小人物為切口,講述的故事也並不輕松、偶像。

    近年來,甜劇的興起,有一方面是古裝劇份額縮減的原因。喜歡吃糖,是現在觀眾的一種愛好,也是制作方出於考量而選擇的安全牌。

    甜劇的概念,大古偶劇時代尚未出現,後來因為甜寵劇的流行而成為一個概念,發展到現在,其實包括的范圍已經寬泛瞭,不一定專指沉溺在甜寵小格局裡的劇集,隻要夠甜、讓人夠酸的戲份占據篇幅較大,無論是古裝還是現代,都市情感還是職場行業,包括青春校園,都可以被稱為是“甜甜的電視劇”。

    但是,不能忽視的是,“捧人”一直都有隨機性。網劇在以往有著強勁的造星能力,因為它受到的各種制約較小,能在類型上不斷深入探索、靈活選用合適藝人。隨著尺度統一,以及電視劇咖不斷入場,網劇的造星能力已經較2015年-2017年的黃金時代有所下滑。比如今年播出的《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男主角林一就未能復制當時胡一天的盛況,連“小爆”也算勉強,古裝劇《聽雪樓》《鳳弈》《白發》等更是未能捧出較熱的新人來。

    並且,隨著口碑劇集趨向類型化,數量同時增多,想要出圈不難,但是要達到爆火,其實比以往的難度更高瞭。《大宋少年志》裡的七齋六子,表現均可圈可點,人設各異又都豐滿有韻味,演員在劇裡劇外的口碑都很好,其中還有出演過《你好,舊時光》的張新成、在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裡飾演林小乙的鄭偉,但是熱度根本無法跟《陳情令》的兩位主演相提並論。

    可見,“以劇帶人”模式的成熟加快瞭口碑劇和新人出現的機會,但是無法減弱這種“隨機性”。

    可持續走紅

    2017年,《白夜追兇》播出,題材看似不容易捧出新人,卻成功幫助潘粵明翻紅。《白夜追兇》和《小美好》的屬性不對沖,但都成為當年劇紅人紅的雙贏典范。

    相似的是,潘粵明和胡一天在爆火之後都沒有進一步的大動作來穩固自己的熱度。今年上半年,潘粵明有好幾部新劇跟觀眾見面,《怒晴湘西》和《逆流而上的你》兩部劇都有熱度,不過人設和劇情令觀眾存疑,沒有像《白夜追兇》那樣為潘粵明的事業再添一把火。

    如果說潘粵明本來就不走流量藝人的營銷之路,靠作品熱度提升個人熱度,那麼胡一天後續的經營乏力,則是他熱度無法平穩維持的原因之一。

    《小美好》中的江辰走得是“江直樹型”的圈粉之路,被投射的是女觀眾們的男友幻想,這和當下李現的走紅是很相似的路徑。而胡一天在《小美好》完結不久,接下《絕代雙驕》《暗戀·橘生淮南》《民國奇探》等劇集,但是至今都沒有播出。

    與此同時,他參加的綜藝包括《新舞林大會》《我傢那小子》《二十四小時》,節目中表現出來的綜藝感和情商都很不錯,可能由於性格和人設走的是高冷少言的風格,所以並沒有完成進一步的熱度轉換,再加上個人的曝光不充分,也不走流量路線,後續發展就有瞭比較明顯的跌落。

    演員裡,將綜藝熱度轉換為個人熱度效果相對比較好的是白敬亭,盡管在影視劇裡是“萬年男二”,不妨礙他在綜藝裡以鮮明的直男個性和有趣的言行,成為娛樂圈四大墻頭。雖不在流量江湖,但江湖一直有他的傳說。白敬亭主演的《平凡的榮耀》即將播出,在“闊別”電視劇市場這麼久後,他的熱度是否能有新一輪的上升,作為一個樣本,也非常值得期待。

    另外,朱一龍則是通過“流量路線”坐實瞭熱度,由於演技紮實,並且火爆以後一直有作品、或者本人出現在公共視野內,加上其粉絲強大的打投能力,朱一龍不僅是火的很穩定,而且火的很顯眼。盡管熱度為其也帶來瞭一些負面影響,走“流量路線”的演員朱一龍,國民度有著不斷抬升,無論後期轉化率如何,目前還是在維持著很高的熱度上表現相當好的案例。

    這一點,是除瞭作品以外,需要更倚重藝人經紀公司、粉絲等力量做營銷推廣的部分。

    都是在暑期檔參加瞭同樣的類型而走紅,相隔一年,如今肖戰成為新一屆流量王,火起來的速度極快,熱度極高,在骨朵熱度體系藝人榜單上“取代”瞭霸屏數月的朱一龍。

    目前,李現以較快的速度也在突圍,而《陳情令》《親愛的,熱愛的》都處在如火如荼的在播期間,新起來的肖戰、李現,後續勢能如何,能否真正穩住熱度,其實還有待觀望。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