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破冰行動》收官,但主旋律劇的潮流才剛剛開始

    2019-05-31 05:00:15 電視劇資訊 111閱讀

    采訪 | 朱

    作者 | 麥當蘿

    23天前,《破冰行動》(以下簡稱《破冰》)上線,全民開始圍觀愛奇藝主導的這盤“狼人殺”遊戲。

    【預言傢-李維民;女巫-李飛;臥底(好)-趙嘉良;獵人-蔡永強;白水狼-馬雲波;深水狼-林耀東;臥底(壞)-陳光榮;漁民or白癡-陳文澤】

    猜劇情打出“狼人殺”的玩法,《破冰》從一開始就把燒腦劇情這張牌打瞭出去。隨著玩傢與玩傢之間緊張激烈的人物關系推進,遊戲越來越刺激。

    今晚,“深水狼”被殺,遊戲,over。(專訪任達華:趙嘉良死瞭,但任達華說他並不悲情)

    演員們紛紛“告別”角色,而觀眾依然沉浸其中。豆瓣至今穩定在8.0分,愛奇藝上熱度值高達9428,CCTV8收視率長期站穩同時段第一。《破冰》成瞭2019年第一部爆款劇。

    好的作品能激起大眾的共鳴。真實、劇情燒腦、尺度大、演技好,是豆瓣超13000多條評論的核心關鍵詞。在網絡大電影(ID:wxs360)看來,《破冰》成功的行業意義在於:

    第一,實現主旋律劇破冰;

    第二,讓行業距離好演員的春天更近瞭一步;

    第三,為優質類型劇打樣,重塑現實主義題材劇;

    第四,在人人自危的影視寒冬年,給予影視行業信心。

    顯然,好內容無畏寒冬,但如何打造一部擁有好內容的劇,恐怕是從業者們的難點。在網絡大電影(ID:wxs360)與編劇陳育新、導演傅東育以及愛奇藝副總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的對話中,他們從創作、平臺等不同角度給出瞭《破冰》成功的核心。

    從“雷霆”到《破冰》

    《破冰行動》根據真實案件改編。

    2013年廣東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劇中的“塔寨村”就是案件發生地廣東陸豐xx村。據公開資料顯示,該村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大量制毒販毒,到2013年前後,這個占地面積僅0.54平方公裡、人口一萬四千餘人的小村莊,制販冰毒量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一。

    這是《破冰》的一個大背景。

    大部分人把《破冰》的成功歸結為有政府支持,尺度大,但極少有人會思考為什麼公安部會給予大力的支持。陳育新告訴網絡大電影(ID:wxs360)劇本第一稿就通過瞭。在他看來:“出發點很重要。”《破冰》的初衷是呈現毒品的危害和緝毒警們的不易。

    再來說題材,現實主義不止是文藝創作的具體方法,它還是一種精神,而文藝是人類借以認知、思考、瞭解世界的重要途徑。用陳育新的話來說,“現實主義則是保證瞭這一途徑指向真實的存在而非虛妄”。為什麼主旋律作品,年輕人不愛看?原因在於沒有傳遞真實感,無法將高層意義有效傳遞出去。

    把握尺度的背後,陳育新認為更大的難點在於,如何讓平衡好真實案件與戲劇結構。決定寫這個劇本之後,陳育新先後數次前往廣東采訪取材,與幾十位一線緝毒警察進行一對一訪談,許多觸目驚心的內幕一一留在他心裡。村裡制毒販毒已經公開化,猖狂程度讓陳育新震驚不已。大部分人懷疑,塔寨村的制毒過於猖狂,但陳育新表示,現實中xx村就是如此,甚至更為嚴重。

    劇本在四年前就完成瞭,但找投資、碼班底、落地開拍等,一波三折。導演傅東育直言,一線衛視、其他平臺,都拒絕瞭這個劇本。2017年,項目輾轉到瞭愛奇藝,一周時間,上下敲定,執行力堪比火箭速度。

    據陳育新介紹,愛奇藝接手之後,基於市場化的考量,大框架和內核不變的前提下,劇本做瞭小范圍調整。比如劇本原本寫的是李飛的女友是陳珂,並非宋揚;馬雯的角色是後加的……

    誠然,劇本紮實,無疑是《破冰》成為爆款劇的強保障。

    劇本定稿之後,愛奇藝先後確定瞭導演劉璋牧和導演傅東育,前者主要負責武戲,後者主要負責文戲。演員陣容上,除瞭三位老戲骨吳剛、王勁松、任達華,《破冰》選擇瞭青年演員黃景瑜,戴瑩直言,黃景瑜在《紅海行動》中的表現,是出色的,充分證明瞭他的實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破冰》中,還湧現瞭一大批演技派,從張晞臨(馬雲波)到唐旭(蔡永強)再到洪浚嘉(鐘偉),不論大小角色,每一個演員都詮釋得極其到位。傅東育在剛剛結束的第七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發言表示,“演員應該比我們值錢,我們在現場賣的是經驗和智慧,而他們在鏡頭面前賣的是發自內心的情感,賣的是他們的靈魂。”

    此外,傅東育介紹,該劇在廣東拍攝瞭五個多月,高溫是拍攝的一大阻力,地表溫度高至64℃,演員們的妝容上演秒花,後來根本就顧不上瞭。經歷八個多月的後期,前後剪輯瞭十幾版,按鏡頭去調整。

    最終,《破冰》達成。

    叫好又叫座,《破冰》做對瞭什麼?

    近年的現實題材電視劇很多,背離現實主義精神的也很多。“現實題材跟現實主義是兩個概念”,導演傅東育認為,現實主義是創造方法,即要接近生活,走進生活,提煉生活,把主題拿出來。

    在他看來,《破冰》脫穎而出的理由有三,當然,這些都是建立在一個好的文學作品基礎上,即劇本。

    首先,嚴格按照類型化的風格進行創作。簡單來說,隻有確定瞭類型,拍攝、剪輯、音樂、演員表演,一切的一切在類型化的基礎之上往前探索,有一個好的、正確的語境,才會吸引觀眾。如果文不對題,觀眾的期待會落空。比起很多“掛羊頭賣狗肉”的劇,《破冰》真正做出瞭警匪劇的靈魂;

    二是對於細節的高標準和嚴要求,這是制作層面的精細活;三則是陳育新口中的難點,做到瞭真實案件與現實主義的戲劇張力的恰當結合。他和團隊選擇瞭強對比的人物性格,造成反差,呈現最貼近警匪劇的表達。劇和人上,賦予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

    如果說,劇本和創作給予瞭《破冰》的爆款潛力,那愛奇藝的慧眼和營銷,則是催生和助力其成為爆款的火藥。

    拳拳到肉的打戲,引起全民“狼人殺”的燒腦情節,緝毒警察的英雄情懷,《破冰行動》明顯將觀眾范圍鎖定在男性群體。事實上,上線第一周的用戶畫像,的確是男性觀眾偏多,但是到瞭後來,女性觀眾大概上升瞭10%的比例,男女觀眾占比逐漸持平。用傅東育的話來說,這部看似典型的男性向作品,成功“破圈”瞭。

    有聲音認為,劇集後半程加入瞭黃景瑜飾演的李飛和陳珂、馬雯等若有若無的感情線,是為瞭籠絡女性用戶,向女性觀眾的觀劇趣味妥協。在戴瑩看來,《破冰行動》可以沒有感情戲,但不能沒有女性角色。對於緊張的戲劇節奏和氛圍,女性角色可以起到調節的作用,讓整體更有層次感。

    在我們看來,受眾層成功擴散,更多得益於宣傳策略的轉移,可以說,《破冰行動》的整個營銷策略是根據全部劇情的發展來制定的。一開始,宣傳團隊在內部看完片子之後,發現結構內容上可以分為明確的兩部分:

    前半部分裡面,人物身份謎團重重,觀眾很容易陷入分辨好人壞人的“猜謎”快感之中。加上團隊明確瞭劇集初期的主流核心人群為男性,因此采用“狼人殺”作為營銷點,十分順理成章。這種電視劇遊戲化的新玩法,能加深用戶的參與感,提高用戶卷入度和粘性。

    到瞭後半程,所有人物的背景和故事線逐漸清晰,一些原來大傢都認為是“狼人”的角色,其實有著復雜的人性掙紮,沒有絕對的非黑即白。這時的討論點就從“猜好人壞人”轉移到對人物本身的討論。比如熱搜話題“蔡永強”、“馬雲波”、“陳珂戲份”,包括黃景瑜在線下發佈會說李飛和陳珂沒有感情線,也上瞭熱搜第一,得到女性用戶的熱烈討論,話題由此實現瞭全民性的延展。

    一定維度看,《破冰》也成功邁出瞭男性向作品“破圈”的第一部,這很難得。

    主旋律破冰

    現在熱度爆表的《破冰行動》,也曾四處碰壁。

    項目在前期跑過很多平臺包括一線電視臺,都遭到瞭拒絕。“人傢說我的受眾不看這個”,傅東育回憶。主旋律作品不受市場待見,成功的商業化運作少之又少。

    相反,對愛奇藝而言,拿到《破冰行動》卻是“如獲至寶”。戴瑩開玩笑說,這個項目是“搶”過來的,“拼的就是執行力”。 她認為愛奇藝的底氣在於老板(龔宇)給予瞭試錯的空間。時代和個人的價值觀都在變化,與其一味迎合市場的口味,不如做藝術的引領者。

    同理,主旋律作品商業化,也是從無到有的過程。戴瑩認為,基於時代背景下的民族自豪感和90後的文化自信,隻要成功找到與受眾結合的點,主旋律題材是有機會成為行業爆款和標桿的。畢竟,沒有任何投資會100%成功,判斷一個項目可行性的時候,“你一定要看最大的可能性是什麼,而不要放大那個不可能性”。

    在戴瑩看來,劇本打動她的地方在於它改編自真實大案,非常震撼,“無論在大的基調上,還是題材層面的創新,都是特別好的突破”。其自帶的社會影響力和共鳴感極強,國傢認可度高,也是她現在直言“能參與這個項目三生有幸”的理由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破冰行動》的一大創新點是實行瞭愛奇藝版&央視版的差異化制作。“我們在嘗試著去探討,在傳統媒體和自媒體播放平臺之間,相同的體裁是否能在不同的語境裡傳遞同一個主題”,傅東育表示。

    電視臺的播放語境下,用戶無法按下暫停鍵,而且觀眾年齡層偏年長,因此需要采用相對簡單的線性敘事邏輯,且放緩節奏,否則觀眾容易脫節,尤其是涉案劇非常強調邏輯性,如果觀眾跟丟瞭、邏輯理不順瞭,分分鐘棄劇。

    而網絡平臺則可以隨時回放,因此劇情可以剪輯得更燒腦和懸念感強,戲劇結構可以更復雜,展現的細節也會更寬泛和豐富。傅導說,“停機的時候我就說過一句話,誰拿1.5倍速來看這個劇,一定看不懂”。

    除瞭愛奇藝敏銳的判斷力和勇於創新的理念,公安的大力配合也是《破冰行動》成功破冰的神助攻。編劇陳育新說,“這個戲是中國涉案劇裡配合度最高的”。拍攝期間,因為缺乏經驗,劇組對怎麼拍制毒的場面束手無策,公安部特意派專人協助拍攝。制毒用瞭怎樣的桶和燒杯,他們拿替代物演示瞭一遍,告訴劇組大概的細節。

    傅東育忍不住感慨,“沒有他們我怎麼辦?”言外之意,如果沒有總局支持、愛奇藝果斷拿下、公安部保駕護航,不可能出來這麼好的作品。

    功夫不負有心人。戴瑩告訴網絡大電影(ID:wxs360),目前在投資回報比和社會影響的方面看來,《破冰行動》都非常理想。具體體現在會員吸金度,招商、發行、整體的市場反饋包括口碑、全民討論度方面,都得到大傢的一致認可。雖沒有具體的官方數字,但可以肯定,《破冰》在商業上的轉化率是成功的。

    一個前兩天剛發生的新聞,一位犯罪嫌疑人在賓館正在看《破冰》時,被警方抓獲。該嫌疑人稱電視劇好看,一直在追,感覺警察演的很好。

    這或許是個例,但不可否認,《破冰》儼然成為禁毒宣傳很好的載體。以往抽象的主旋律通過具象的人性刻畫得以落地;緝毒警察的理想和信仰,屈辱和救贖,透過一個個鮮明的角色,滲透進觀眾內心。

    《破冰行動》破的是毒品大案,立的是禁毒精神;破的是高大全的英雄主義,立的是有血有肉的角色形象;破的是影視行業唯大明星、大IP的泡沫,立的是實力演員;破的是主旋律題材與商業的假想壁壘,立的是社會流量作用下的主流價值觀。

    《破冰行動》雖然收官瞭,但主旋律劇的潮流才剛剛開始。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