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海豹突擊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爛尾!

    2019-05-18 06:00:23 電視劇資訊 211閱讀

    時光網特稿 大多數演員能在一個常青劇集中出演已算幸事,然而 卻在這一紀錄上有三部之多,現在他還在拍第四部。在1990年代早期搬到洛杉磯,並在像 之類的劇中客串後,伯倫納茲在 中飾演的神秘吸血鬼Angel一角為他帶來瞭事業上的突破。

    但在這部人氣極高劇的兩季過後,這位演員離開去主演瞭自己角色的衍生新劇《天使》,這部劇有五季,並擁有自己的一眾鐵桿粉絲。然而,伯倫納茲在常青劇《尋骨識蹤》中一人分飾演員、制作人和導演的出色表現真正證明瞭他作為真正明星和“三重威脅”的實力。

    在《尋骨識蹤》中扮演瞭FBI特殊探員Seeley Booth、與演員艾米麗·丹斯切爾的角色對立瞭長達十二季後,這部Fox出品的流行劇也走到瞭終點。

    伯倫納茲很快以演員和制作人的身份加入瞭CBS劇集 《海豹突擊隊》,扮演軍士長傑森·海耶斯,是海軍海豹突擊隊Bravo的領袖。第二季的倒數第二集名為“My Life for Yours”,由伯倫納茲導演,於美國時間5月8日播出。第二季季終集則將於5月22日直播。

    時光網最近與大衛·伯倫納茲來瞭一場愉快的獨傢訪談。我們聊瞭聊他的職業生涯、他在電視劇上的成功,以及《海豹突擊隊》第二季的最後兩集。

    時光網:首先,由於一些中國用戶不太清楚,你能否講講你職業生涯早期的故事?你是怎樣由一個年輕演員走到《吸血鬼獵人巴菲》的突破的呢?

    大衛·伯倫納茲:在我大學畢業後,長話短說,我決定搬到西部,因為有傢人在那。那會兒我在紐約或加州猶豫,前者的話我就要做百老匯那些舞臺工作,後者則滿是1990年代的電影電視制作。我最後選擇瞭加州,然後就去做瞭。

    受盡拒絕真的很難熬,也睡過很多人傢的沙發,然後我覺得自己真的要腳踏實地,真正地邁入這一行。

    我用盡渾身解數進入各種工作室,讓大傢看到我,實際上有時候這就意味著拿著自己的簡歷在空地上走。我在很多情景喜劇中磨練,像是《拖傢帶口》之類的,還拍瞭很多廣告。我在過程中不斷學習,還演瞭許多戲劇話劇之類的。我還在制作過程中幫忙打打下手,因為我並不想成為一名服務生,所以我覺得最合適的也就是在片場幫忙瞭。

    最後,我在遛狗途中找到瞭一個經紀人,並成功為《吸血鬼獵人巴菲》試瞭鏡。我拿到瞭那個角色,但在12集中隻有6集戲份。後來那個角色又回歸,並成為瞭一個非常有人氣的角色。他和另一個角色是戲中的浪漫擔當。然後我就成瞭常駐演員,接著出演瞭衍生劇集,接著就火瞭。

    時光網:在拍攝《吸血鬼獵人巴菲》時,你是什麼時候覺得自己參與瞭一部非常特別的劇集,並能與觀眾們產生情感共鳴的?

    大衛·伯倫納茲:那會兒,喬斯·韋登和David Greenwalt都還年輕,劇組中也有許多很年輕的編劇。當我們首播時,收到的反饋都是:“那是誰?這是講什麼的?”我們為《名利場》拍攝瞭寫真,還拍瞭“牛奶胡子”公益廣告,這很瘋狂。就好像我被按進瞭這個邪典般的搖滾吸血鬼世界,你就是能感受到那種能量。

    隨著一集接一集的播出,我們後來去到瞭聖地亞哥國際漫展。劇組中的工作人員不斷增加,到瞭第一季一半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這部劇會很特別,我很幸運能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時光網:當你離開《吸血鬼獵人巴菲》去拍《天使》時,從電視劇配角成為引領劇集的主角的轉變是怎樣的?

    大衛·伯倫納茲:那是個責任很重的角色。我當時並沒怎麼在意那帶來的壓力,我隻是很擔心自己的工作,保證自己能跟上節奏。我對能演那個角色感到很幸運,拿運動員來比喻的話,我覺得那就是我的機會,千萬別搞砸瞭。所以我繼續努力工作,保證出勤並專註於自己的指責。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時光網:說到《天使》,你最近在《The Talk》節目中說到為瞭這部劇在今秋的20周年紀念,“可能會有一些正在制作的東西”。你能多講講嗎?是有機會重啟劇集?還是隻是一次劇組卡司重聚的情懷電影?

    大衛·伯倫納茲:不,我隻是想戲弄一下觀眾。我喜歡煽動些什麼。說真的,按照我現在的(《海豹突擊隊》)時間表來看,想做些什麼重聚的東西真的很難。我甚至不知道哪些人能來,我連他們的安排都不知道。這些都是重要又難做的事。我可能隻是在暗示,或許我們為周年紀念參加一個漫展會不錯,但這並不太可能成真。

    時光網:《尋骨識蹤》共有十二季,擁有眾多粉絲。當你拍這部劇時,有沒有想到過這部劇會如此常青?對你來說,能扮演一個角色這麼長時間並有機會深度發掘這個角色,這樣的感受如何?

    大衛·伯倫納茲:我當時沒想到過。我隻考慮當下的事,隻關心當天會發生什麼。我隻要充滿能量,為角色增添適合的東西就夠瞭。我和艾米麗參與瞭每一集,十二年來我們每個周末都在工作中度過。所以我們非常專心想把它做好。我們真正考慮的是讓整部劇運轉的角色,Fox想要其變得更像《X檔案》那樣。但我們隻是不斷給他們展示角色,還有我和艾米麗呈現出的效果。

    我們拍出瞭那樣一部劇,而非《X檔案》那樣的懸疑劇。我們想為其增添幽默,還有更深層的關系,而這些在當時的藍本上都沒有。所以我們對於那些編劇們寫出的傑出內容感到驕傲,也為我們自己感到自豪。那真的是現象級的經歷,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時光網:我想《尋骨識蹤》能這麼火,原因之一就是你和艾米麗·丹斯切爾的熒幕化學反應實在太強大瞭。你能說說與艾米麗共同塑造角色及其間關系的過程嗎?這種化學反應是你們一開始就有的,還是隨著時間漸漸形成的?

    大衛·伯倫納茲:嗯,在我一開始測試女演員時,他們覺得這非常難。我們之前挑的一個並不太成功,然後艾米麗來瞭,跟我試瞭戲,就拿下瞭這個角色。那非常難,且需要過程。那就像天作之合。

    最初,能遇到像艾米麗這樣願意付出的演員十分幸運,接著讓她能在周末一起塑造角色,這都是很難得的。我們直接的化學反應十分良好,劇中人物關系也塑造得很成功,我們對工作和彼此都有著尊重和忠誠。我與她之間愉快的工作關系讓我時常想念那些日子,我們對於角色的塑造和化學反應的形成都十分努力。

    時光網:在《尋骨識蹤》的成功後,是什麼吸引你參與瞭《海豹突擊隊》?你又想從中發掘什麼主題呢?

    大衛·伯倫納茲:我並沒期待自己能迅速開拍下一部劇。那會兒我剛拍完《尋骨識蹤》,然後遇到瞭Christopher Chulack,這部劇的執行制片人。我跟他聯系,說瞭導演的事,然後他說:“你會非常適合這部劇。”接著CBS就讓我演傑森·海耶斯瞭。

    我考慮瞭一下,但有一個前提就是我必須搬到新奧爾良拍攝,而我並沒準備好舉傢搬遷。所以我當時沒接,但他們找瞭別人之後也覺得不行。這個角色就又回到瞭我手裡,他們也同意在加州拍攝,所以我就在遊艇上拍首播集瞭。對於能出演這樣一個展現突擊隊員現狀的角色,我感到很興奮。那對我來說是最有力的部分。

    時光網:出演一名海豹突擊隊員需要做哪些功課?你能講講你做的那些研究是怎樣幫助你塑造傑森·海耶斯的嗎?

    大衛·伯倫納茲:你知道,我當時隻有不到48小時來拍攝首播集,因為她們在那準備瞭兩個禮拜,然後我突然空降瞭。我需要跟動作教練訓練24小時,然後接下來的七、八天我都在學習各種情況下的戰術,讓這個角色變得盡量可信。

    那段經歷我非常喜歡,現在回頭看看,我仍覺得那是我瞭解並塑造這個角色的過程中最令人激動的部分。即使現在,我每天也還在學習著。所以這一直很難,但我一直保持身材、打冰球、去健身房。我在身體方面準備充足,但這還是心理戰,所以你得鉆研。我們非常看重這部劇,也對其感到十分驕傲,所以我們盡量把它做得正確真實。我們拍的非常快,幾乎是紀錄片的速度瞭,這是部獨一無二的劇集。

    時光網:在第二季結束前,還有兩集待播。在季終前,你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透露一點點值得期待的東西?對於第三季,你覺得這部劇應該朝著哪個方向發展?

    大衛·伯倫納茲:對我們來說,下一集是我導演的,我感到十分自豪。那會成為一個大漩渦的。你將會看到非常多的戰鬥,為瞭將人們救回來的戰鬥。角色間會經歷一些情緒上的鬥爭,Bravo小隊都是這樣。我知道Clay(馬克斯·泰瑞奧飾)還在為Swann(托尼·庫蘭飾)的死傷神,也知道他還在念念不忘,也許Stella(阿隆娜·塔爾飾)會回到他的生活中。

    這會是十分曲折迂回的一集,拍攝過程也是十分費力,這一集內容會很多。如果你傢有塊比較大的屏幕,一定要在上面看這集,因為這會很贊。

    季終集講述瞭任務結束後回傢的事,Bravo小隊在整季都十分矛盾,我們期待一下他們到底能不能重歸於好。但對於傑森·海耶斯來說,真正要做的是問問自己是否還堅持得住,我並不覺得他還行,但這還得看瞭那集再說。

    時光網:最後,你之後的打算是什麼?在季間,也就是在回歸《海豹突擊隊》第三季之前,你有沒有別的項目安排?

    大衛·伯倫納茲:我現在隻是在為第二季收尾。我們正在為倒數第二集混音,並在拍攝季終集的最後一部分。作為制作人,你得一直在那工作,做後期。 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爛尾,一旦我們得到官方通知,便會開始為下一季做準備。但目前,我隻是在休息,算是個小假期。我正在計劃一些東西,我為此感到激動,但現在沒有拍攝。我的大腦真的需要休息。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