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在中國,戛納的紅毯比金棕櫚還要受“矚目”

    2019-05-18 06:00:14 電影資訊 801閱讀

    近幾年來,中國電影入圍戛納電影節的幾率越來越小,數量也越來越少,但中國影人,甚至十八線網紅踏上戛納紅毯的頻率卻越來越高。他們之中靠作品走上紅毯的寥寥無幾,受品牌邀請的也是少數派,更多的是自費天價蹭紅毯的盡管國內吐槽責罵的聲音甚囂塵上,也阻止不瞭他們蠢蠢欲動的虛榮心。

    每年,戛納國際電影節在國內討論度最高的話題,永遠是紅毯上的爭奇鬥艷,至於中國電影的入圍情況、電影節最終的獲獎名單,反而鮮少有人問津。

    同樣,今年第72屆戛納電影節紅毯,李宇春憑借一席極具未來感的白色羽毛裝,令人眼前一亮,並被外媒評為“最佳著裝”&“最佳妝容”。但很顯然,網友更感興趣的是十八線網紅與女星輪番蹭紅毯被保安驅趕的畫面。

    在這個娛樂快消時代,大眾的眼球總是被各種無底線的“天秀”所吸引。

    初代“毯星”經歷難以復制

    作為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之一,戛納電影節的紅毯並不是誰都有資格走上的。

    擔任評委或有作品入圍的明星自不必說,比如今年受邀參加戛納大師班的章子怡;入圍主競賽單元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導演刁亦男,主演胡歌、廖凡、桂綸鎂;入圍“一種關註”單元的《六欲天》導演祖峰,主演黃璐等。

    沒有參展作品,但是獲得贊助商邀請的明星也有機會。比如,巴黎歐萊雅一直都是戛納國際電影節官方指定合作夥伴,它就有資格邀請自己的代言人和宣傳大使走紅毯,今年的鞏俐、李宇春皆是如此。

    曾經的范冰冰,憑借一句“我的龍袍你未必敢穿”,拉開瞭她在戛納的新篇章。即使因為很少有作品入圍,隻是以化妝品品牌代言人的身份,也是年年亮相,最終令她被王思聰公開吐槽,從而成瞭媒體口中的“毯星”。

    但不得不承認,因為這個契機,范冰冰的國際認知度大大提高,更一躍成為戛納70周年的評委之一。要知道戛納60周年的中國評委代表是張曼玉,50周年則是鞏俐。

    正是因為“毯星”帶來的收益太過美好,無數沒有作品的十八線藝人也開始劍走偏鋒,妄想成為第二代毯星。當年穿著東北窗簾佈的張馨予走紅毯一共花瞭3分38秒,比范冰冰的3分5秒還要多,不過,拎著老公買菜的金巧巧,仍然以4分30秒的傲人紀錄穩居第一。

    絕大多數女星試圖復制范冰冰的中國風、民族范,卻無法像范冰冰那樣轉換成影響力,反哺自身的知名度,而是換來國內網友的群嘲。

    曾在《延禧攻略》中飾演高貴妃貼身侍女的中國女星施予斐,因為在本屆戛納紅毯上被攆不走,遭到網友吐槽。

    事後解釋自己並非蹭紅毯,而是受到知名品牌邀請,也不是故意不走,而是照顧拍照的攝影師。對於這番說辭,網友顯然並不買賬,“如果真的理直氣壯,請說出知名品牌的名字好嗎?”

    靠中國人火起來的紅毯業務

    為瞭成為“毯星”,小藝人們可謂煞費苦心,還得自掏腰包。畢竟,“用錢就能買個戛納紅毯資格”這件事,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張馨予之所以能參加第68屆戛納紅毯,是因為代言瞭某款網遊,而這傢網遊公司與國內某時尚網站合作,決定帶她前來造勢。不過因為沒有官方邀請,所以隻能自費買紅毯資格。有知情人士透露:“該網遊公司最終花費20萬元人民幣,才達成張馨予的紅毯之行。”

    近幾年,強行參加戛納紅毯的,不僅僅包括想成為“毯星”的小明星,還有直播平臺的網紅,以及各位微商代表。一次戛納紅毯之行,不僅可以在社交網站上給自己鍍一層金,還能推銷自己的產品。

    業務需求加大後,戛納紅毯邀請函便正式成為一些海外代購、選美公司,甚至旅行社的一門生意,在淘寶上就有明碼標價的戛納紅毯一條龍服務。

    有媒體在聯系瞭淘寶某店傢後,發現它的客服是當地的留學生,他提供瞭當前戛納紅毯的最新報價標準:包廂位9000歐元+攝影師、貴賓位13000歐元+官方禮賓車到紅毯+攝影師+化妝師,還表示13000歐元(約合人民幣10萬元)已經很便宜,別傢已經漲到16000歐元(約合人民幣12.3萬)。

    對於絕大多數網紅來說,就是花一筆不小的數目,參與一次狂歡,事後就像黃粱一夢,或許對自己本身並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除瞭頒獎和藝術交流,電影節也是一個吸金的社交場所,而戛納電影節之所以比柏林電影節和威尼斯電影節吸金能力強,除瞭電影交易外,利用自身名氣賺外快也是重要一環,這也是紅毯越來越像“菜市場”卻沒有被制止的原因,而中國人成瞭“菜市場”的主要消費人群。

    式微的中國電影和沸騰的中國明星

    相比起在戛納紅毯上如狂蜂浪蝶般高調的中國人,在戛納電影節獎項上的中國電影,則顯得凋敝單薄。

    中國電影上一次在戛納電影節獲獎還是四年前,侯孝賢憑《刺客聶隱娘》獲得最佳導演獎;更之前是2013年賈樟柯執導的電影《天註定》獲最佳編劇獎;以及2009年婁燁導演,梅峰擔任編劇的《春風沉醉的夜晚》獲得最佳編劇獎。

    基本上,每隔幾年,中國電影才能榮獲一個獎項。而這幾年,中國電影連入圍的作品數量也在逐漸減少。

    2016年,是中國電影在戛納電影節消失的一年;2017年,《路過未來》入圍“一種關註”單元,成唯一入圍華語影片;2018年,情勢好轉,《江湖兒女》入圍主競賽單元、《地球最後的夜晚》入圍“一種關註”單元、《冥王星時刻》入圍“導演關註”單元、《延邊少年》入圍“短片競賽”單元等,可惜最終顆粒無收。

    今年不好不壞,共三部作品入圍,除瞭上文提及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和《六欲天》,還有入圍“一種關註”單元的《灼人秘密》。如果今年仍然顆粒無收,中國電影將連續四年陪跑戛納。

    鞏俐在接受媒體關於中國人蹭紅毯的看法時說,“我覺得參與是可以的,中國演員也應該走出國門去看一看。但是目的性要正確,應該多看看電影,而不是開幕式紅毯走完從後門直接就走瞭。多看看電影,對自己的事業會有幫助,在心靈上會更喜歡你的事業。如果是這種心情的話,多來電影節是沒有壞處的。如果走偏瞭,就白來瞭,有點可惜。”

    如果中國影人能將對戛納紅毯的熱情放到藝術創造上,相信總有一天,會在獎項上大殺四方,而不是花錢在紅毯上自娛自樂。

    免責聲明: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本站不存儲任何資源!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請發郵件至:info@macaubbs.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